主页> 资讯> 山地旅游背景下的传统民居营造

山地旅游背景下的传统民居营造

日期:18-09-29 作者:admin

兴义乌沙普梯土墙民居

普安青山挑檩重檐前廊落罩雀替花窗齐全的中式回族民居保家大院正房 王曦摄

普安青山保家大院典型的徽派三滴水马头墙 王曦 摄

贞丰长田尖坡硬山顶干砌石院墙 曹静秋摄

安龙龙广袁祖铭五省会馆法式建筑的中式穿枋结构 曹静秋摄


兴义乌沙窦氏民居山墙迎面滴水“竹报平安”墨画 曹静秋摄

兴义南龙古寨共用通道的吊脚楼 王曦 摄

  一开篇

  山地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也是旅游发展的宝贵资源。山地旅游是以山地自然环境为主要环境载体,以山地观光、休闲度假、健身运动、修性养生、嬉戏娱乐、教育修学、宗教朝觐为一体,以山地攀登、探险考察、野外拓展、民宿休憩、民居寄居、骑行露营等为特色旅游项目的一种现代旅游形式。

  对于山地旅游,2015年3月前在中国旅游界仅仅限于业界内部研究文章的个别句子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推广。“山地旅游”作为一个名词,到目前为止没有规范的表述。居住在阿尔卑斯山的法国人将从家——即建筑物走向自然界的高山、河流和森林及雪山的过程当作一次旅行。于是,他们在200年前提出了区别于到城市、教堂、海滩旅行经历的概念——“山地旅游”。也就是说,“山地旅游”作为一种生活理念的原始起点是家——居住的建筑,“家”成为这一概念的最重要的基础。法国人在山地旅游的实践中较早地形成了一套以攀登、探险、滑雪、划艇、徒步等为主要内容的旅游方式。直到现在,法国驻中国成都领事馆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在中国开拓雪山旅游市场,吸引并组织更多的中国人到法国开展山地旅游。

  在我国,山地旅游自古有之。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海经》记载了40个邦国、550座山、300条水道、100多位历史人物、400多个神怪畏兽以及邦国山水的地理、风土物产等讯息,是世界上最早的关于山川江海、城郭风俗的“旅游攻略”。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于万历三十六年即1608年5月19日从江阴老家开始,到崇祯十三年即1640年因足疾回到江阴,32年的游历,都是行走在名山大川。徐霞客这种真正意义上的专业旅行家的出现,旅游才正式作为人的生存方式之一,迅速进入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意识和文化生活之中,并从士大夫济世人生的附庸生活中独立出来,步入迅速发展的时代新轨道。《徐霞客游记》堪称中国旅游史及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座里程碑。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对高品质生活的追求与表达。因为契合人们崇尚自然、追求健康的愿望,山地旅游生生不息,正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已成为引领全球旅游业潮流的重要力量。

  二民居与山地旅游的关系

  现代山地旅游被赋予了丰富的内涵。地理学上通常把起伏较大、坡度陡峻、沟谷幽深、海拔500米以上的高地视为山地。在我国,长期以来“山地旅游”几乎没有被提及或者孤立地、带着偏见地将“山地”与农业、与贫困、与落后、与闭塞相联系。而在实践中,黔西南州的旅游工作多年以来因为资源的特性,都围绕“山地”展开。不是我们对“山地旅游”这个业态有超乎寻常的先知先觉,而是基于自然赋予的生存环境,一种对自身资源保护、开发的自觉意识,对当地旅游业发展资源依托的认识和对旅游产品独特性的追求。

  黔西南州68.6%的国土为高原山地,喀斯特地貌充分发育,形成了复杂多变的山体景观、高山水体、山地动植物生态景观、山地立体气候、区域小气候和依靠山地一辈一辈建设成型的村寨、具有独特风貌的民居及功能完备的各种建筑。这样的自然环境养成了山地居民适应山地环境所形成的社会文化生活习俗、传统人文活动以及成型的流传至今的特定物质文化等人文资源。

  1.黔西南州的民居保留了丰富多彩、独具个性的民族与地域文化。民居与自然山水天然相融,优势与缺陷同步共存。民居的空间形态要么与山体融为一体,借山立基建房;要么临水而居,与田园交错共处。既有山的锐气,也有水的柔美。如从河边到坡顶顺土坡布寨的册亨县板万村;围绕水田建房的兴仁县鲤鱼坝;集中居住在天坑底部的兴义市雨补鲁村。这种风格和个性,为旅游者带来的不仅仅是居住的便利,更吸引他们的是文化的参与、体验和学习。

  2.黔西南州的民居保留了清晰的文化源头。民居的包容性广,在充分依赖自然条件的同时,通过乡土建筑材料的应用,一代一代的工匠甚至种田人,因见多识多,通过日积月累创造出了在一个山洼、一个村寨、一个峰丛洼地地质系统、一个同宗的族群几乎是同样风格的房屋建筑群。民居已经成为表述当地习俗、家族状况、迁徙历史和建筑材料特性、营建技术的第一位讲解员。如通过切割稻田肥泥成型自然干燥免烧筑墙建房的兴义市普梯村;用汉白玉原石修建房屋的贞丰县小花江村;开采打磨红棉石建房的安龙县大水井村。这些有着明显文化来源的民居为旅行者保留了他们或多或少的文化记忆,“有意思”的观感引发了共鸣。

  3.黔西南州民居保留了文化背景和社会精神。黔西南州的民居不是“天生的”,它继承了中国传统建筑的精华和民族建筑的要素。黔西南州的民居既有宋代李诫《营造法式》古法,也有明代的《鲁班经匠家镜》的构建尺寸规范,还有“猫耳朵”这种特殊范式。“斗口”作为木结构房屋的“中国建筑模数”虽然在民居的建造中没有设计图证明,但房屋的所有结构与清代雍正年间颁行的《工程做法则例》完全吻合。如布依族吊脚楼与歇山顶四面跑水加前后“猫耳朵”纯木结构的兴义市南龙村;大木作按鲁班尺“财义官本”四字取数,所有柱檩椽枋、门窗梯坎无一违例的兴义市纳姑村周氏老屋;四面合围走马转角楼雕花长窗门风火墙隔断硬山顶15头的普安县德依村龙国景老屋。这些民居体现的中国建筑文化的古老悠远和绚丽多姿、厚朴简洁与华美精巧的特殊空间,正是旅游者可以通过山地旅游,在日显浮华的“快餐文化消费”浪潮中进行一次难得的历史回溯。

  三民居营造的目的、范式与风格选择

  1.民居营造的目的。

  至少有两方面。一是满足人们的居住需求。没有居住需求的所有民居营造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民居不是商品房,没有“楼花”可以圈钱。由于民居的个性特征和选址的“量体裁衣”,它不具备开发商追求的“楼盘”效应。而且,如果大量的民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某一个开发小区,由于设计的雷同,凭“一张图纸”建设的所谓“民居小区”就是没有个性的、不能满足个性化消费需求的地面构建物而已。二是传授建筑技术,保存文化。如营造一栋传统的石木瓦结构的民居,在施工过程中运用的“五面石”砌浆技术,就要用糯米熬浆与细砂、干土、石灰搅拌作为粘合剂。而这种施工技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现象。“五面石”的“一炷香”“灯笼纹”等的刻凿及用于什么构件有十分严格的规矩。

  2.民居营造的范式。

  在一定的用地范围,民居营造采用什么范式是由建筑规模、组合方式、单体体量、平面布局、建筑形式、用材大小、材料种类等决定的。民居在中国传统建筑中属于“小式”。对民居的常规范式,民间总结有“凳不离三、门不离五、床不离七、棺不离八、桌不离九”的规矩。在范式中,主要考虑建筑的面宽和进深、柱高与柱径、步架与举架三个要素。

  木结构的民居要营造得中规中矩,大方适用,就要采用传统的“鲁班尺”作为计算单位,依循“檐柱径”(建筑业界统称D)的“小式”范式。即明间檐柱径为7寸(22.4厘米),柱高为11D,面阔13.5D,该民居的柱高就是七尺七寸(246.4厘米)、面阔一丈三尺五寸(302.4厘米),中柱的直径为D+2寸即9寸(30厘米)。同时,也可以先确定开间宽度再计算其它尺寸。如确定建筑的明间面阔3.6米,根据面阔、柱高与柱径的比例关系,计算出柱径为0.26米、柱高为2.88米,台基明高0.47米(一尺四寸)。

  民居的范式表面上是一个技术范畴的字眼,但在现代社会它所代表的是一种文化,一种传统,一段历史。通过民居范式,能够准确地传递文化信息,真实地展现地域文化特征,鲜明地表达文化源流。

  3.民居营造的风格。

  黔西南州的文明历史源远流长,以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化石“兴义人”为代表的古人类在这块土地上最少生活了一万年。有人类出现,必然有适宜的居住环境和必要的居住条件。民居意义上的建筑物在黔西南州何时出现并定型没有记载。2017年5月25日义龙新区雨樟镇交乐村“瑶人堡”(应为“窑人堡”误)出现了一个烧制砖瓦的窑。交乐出土的汉砖中有一块“子男造”的文字汉砖。砖瓦窑与大量汉砖的出现,证明两千年前黔西南州已经有了成型的建筑材料。虽然汉砖都是出土于汉墓,但作为建筑材料应该也供人类建造居所。

  在民居营造的技术和文化风格上,黔西南州保留了十分宝贵的人类文化学实例。在一般意义上,大多数人认为民居建筑中最重要的构件是“梁”,即房屋的大梁。但在黔西南州布依族居住的村寨,“梁”是一个完全的“舶来品”。通过调查和求教布依族的木匠师傅,出现了非常有意义的三个细节。一是布依族居住的房屋的各个部件除了“梁”外,都有布依语的专用词汇。布依族老人说:“他们(指汉族)叫梁,我们也喊叫梁。没有其它名字。”这与布依族在日常生活中对常见物品有大量的、丰富的本民族的词汇的情况不相符合。二是布依族在房屋营造中最看重的不是“梁”,而是“柱”,是“中柱”,他们叫“母柱”。发音为shou mie,音译成汉语为“寿乜”。三是布依族家庭营造新房,母柱由女主人的娘家赠送。有条件的送一对,但大多数送一根。那哪一根是真正的母柱呢?在布依族的房屋里,因布依族对“火”的原始崇拜保存下来了,火塘很神圣,位置十分紧要。娘家赠送的母柱如果是一根,其安放的位置一定是进大门的左侧。母柱就是布依族民居中最神圣的构件。

  民族的是世界的。黔西南州民居的营造风格是丰富的。在再现民居的地域文化传统中,可以是丰富多彩的,丰富的民居风格应该有独特的代表。在山地旅游背景下,黔西南州民居营造要把“母柱”及其它所代表的意义、它出现的方式、它表达的人类文化学的符号完整地鲜明地予以体现。

  四民居营造的例子

  本人新近受委托对义龙新区拟建的一处“鲁屯民居”营造建筑进行建筑模数设计。经对鲁屯镇保存完整的民居的调查,对该拟建民居各项数据进行了计算,确定了各项取值。特别是对保存完好的兴义市乌沙镇纳姑村周氏木结构民居的现场勘查和测量,根据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工部颁布的《工程做法》和梁思成先生《清式营造则例》中对小式建筑尺寸的界定,提出了鲁屯民居建筑模数的主要取值依据。

  (一)明间

  1.总宽度4.1米(一丈二尺三寸,柱边);

  2.大门宽1.084米(三尺二寸五分);

  3.大门高1.95米(五尺八寸五分);

  4.大门边框宽0.184米(五寸五分);

  5.天门槛、地门槛各高0.217米(六寸五分);

  6.地门槛上枋高0.184米(五寸五分);

  7.门边窗边长0.84米×0.84米(二尺五寸×二尺五寸);

  8.门边窗内边宽0.167米×0.167米(五寸×五寸);

  9.堂屋进深4.68米(一丈四尺零寸四分);

  10.神龛后进深2.05米(六尺五分);

  (二)次间

  1.次间总宽4.05米(一丈二尺一寸五分);

  2.次间边门宽0.684米(二尺五寸五分);

  3.次间门边框宽0.15米(四寸五分);

  4.次间窗边长0.84米×0.84米(二尺五寸×二尺五寸);

  (三)说明

  中柱按布依族“母柱”的文化传统制作、安放;柱高按明间大门总高加天、地门槛和门槛上枋作为楼枕高度计算后推算高度。所有落地柱高度均要考虑柱础高度,即柱础底为房屋高度的±00;柱础自身高度确定为40厘米(一尺二寸)。次间宽度计算时要按照面阔三间总计;建筑收分和侧脚按柱高1/100确定;上檐出(上出)按檐柱高的3/10确定;下出按出檐的4/5确定;举架遵循兴义民居的普遍做法;屋面跑水按六分计。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http://juhaolv.com/zixun/45.html
相关推荐